【理大留痕】幸運理大生初嘗人道拘捕

「我覺得我只係純粹好好彩,遇到一班算係好有良心嘅警察,但唔代表依件事會令我認為香港亦不存在警暴依件事。因為『空穴來風,未必無因』,咁多被捕人士講返有受過警察粗暴對待同虐待,我唔相信全部都係作出嚟啦!香港警察根本就係自己整臭自己個朵!」

Jer仔(化名),二十三歲,理大學生,被困理大三日,11月18日一行五人打算由Z core突圍逃生,他們打算沿康莊道附近的山路往何文田方向,行火車軌逃走。可惜,事與願違,他們在Z core的行蹤不幸曝光,被速龍小隊逮個正著。隨後網上有影片拍攝到他們被警方押送上東鐵,網民眾說紛紜,更有人說他們被直送上大陸,眾新聞記者向Jer仔了解他整個被捕過程。

「本身我哋五個就諗住衝出Z core,行火車軌走嘅,行到一半已經覺得唔係幾對路,就即刻爬上貨櫃,你又點估到啲速龍竟然會爬上嚟捉!」Jer仔表示自己被捕當刻腦海一片空白,身體彷彿不是自己似的,只能遵從警方的命令,乖乖合作。「老實講,我係一個怕痛嘅人!我心入面不斷同自己講『仆街喇今次,玩X完喇今次,實俾人打到仆街啦』。被捕嘅心理準備係有,但到真係俾人拉嗰一刻,個心都真係好灰。同埋最主要係,我唔知俾佢哋拉咗返去會有咩下場!」

因為Jer仔之前從朋友口中及網上討論區,對不同被捕者的慘痛經歷都略有所聞,例如扣留期間遭警員以硬物毒打、罰跪、全裸搜身、禁眠及以強力電筒直射眼睛等不人道行為,他亦直言警員暴力對待被捕者的場面屢見不鮮,網上片段隨處可見,而警方高層往往以疑犯「尚未完全被制伏」,辯稱警員需使用「適當武力」,他形容警察現時的形象猶如「皇軍」,幾乎沒人遵從香港警例行事。

但事情的發展與Jer仔的猜想南轅北轍,逮捕他們的警員態度竟然很好,與他想像中有很大出入,更令他一度覺得自己遇到「白警」。「啲速龍好好禮貌,我唔知佢哋係扮嘢定點啦,但係佢哋又話理解我哋諗法,又話佢哋都係收order做嘢,唔想捉學生,又講話自己係信佛教嘅人,鐘意以和為貴。而最令我驚訝嘅係,佢哋竟然郁都冇郁過我哋,幫我縛索帶嗰個仲問我會唔會太緊,又問我有冇邊到唔舒服,搞到我都唔知俾咩反應佢好!」他們隨後被安排自行步上東鐵離開紅磡範圍,亦即是網上有人拍攝到警方押送理大犯人上東鐵的片段,Jer仔知道在步往東鐵時有人在拍攝錄像,他率先高呼自己的名字,希望有人能記下他的名字並給予協助,及後,其他被捕人士亦仿效Jer仔,高呼自己名字的聲音此起彼落,但在場押送的速龍小隊成員並沒有出言阻止,也沒有進一步行動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